黑话大全(混社会的黑话词语)

趣玩号 5 0

古道“不冒黑话不叫流氓”,文人有文人的酸文儒语,武人有武人的豪言壮语,下里巴人有下里巴人的乡间俚语,流氓混混更有流氓混混的切口暗语

咱今日不说山东响马,也不说东北胡子,更不说关中悍匪,那上海青帮、京城顽主也不再咱今日说的行列之中。今日你且听大狮与你道一道这天津混混儿,让您瞧瞧想当年咱天津卫青皮混星子那些隐语、暗语和黑话。

有道是“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自打永乐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朱棣爷下令建立天津卫那天起,这天津卫便自此有了属于自己故事,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更有了属于自己一方水土的语言特色。说起天津话,少不了一个字——哏。

长话短说,切入正题,单说这天津卫混混儿的黑话。既然叫黑话,自然不是那种平日咱们老百姓口中的大白话。这是旧社会乃至今时今日各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秘密组织使用的一套专用术语。当然,虽然都黑话,但也不通用,每个地方,每个“派系”,每个组织,甚至每个“山头”,都各自有各自的“切口”。

天津混混儿虽说只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横行霸道,但也缺少不了这番做派,自己要是不创造点黑话切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有了自己的特殊语言,才能显得自己跟别人不同,才能算得上是个牛叉的人物。

在天津混混儿专用的术语之中加入团伙为“开逛”,入伙后自动退出为“收逛”。

挨揍不还手、不出声喊疼这叫“卖味儿”,呼朋唤友、帮助为非作歹叫做“充光棍”。

挨打不能忍疼、丢人现眼叫“栽跟头”,从宝局拿钱叫做“拿挂钱”,亮出兵刃跟对方叫板唤作“铺家伙”。

绝对之前,用抽签方式决定谁去玩命,这叫“抽死签”。决斗时在阵后向对方扔砖头子,这叫“黑旗队”(注,旧社会之时,天津老河东区由何庄子、郭庄子、沈庄子、郑庄子四个庄子合伙成立过一个专门扒火车的组织,就用“黑旗队”命名,不过现在估计当地人都不知道这段历史了)。

小武官叫“老总”,警察叫“副爷”,兵丁叫“老架儿”,见面讨利钱叫“见面礼”,父母在世借钱无法归还、父母一死立即追索,这叫“孝帽子钱”。

杀人不眨眼叫“手黑”,双方知交的老前辈叫“袍带混混儿”,会餐为“坐坐儿”,争斗时不按套路出牌、丢了脸叫“走基”,给当地脚行的费用叫“过肩儿钱”,双方有过人命大仇而且非报不可,叫做“死过节儿”.....

总之,当时天津卫的黑话很多但是时至今日,能保留下来已经不多,以上这些,也是笔者从老一辈人口中听来,其实我也就记得这么多。很多“术语”已经流入民间,成了百姓们平时用语,这些平常用语部分就是来自混混儿的黑话。

天津卫的混混文化独树一帜,至于兴起于那一年那一载,目前无人知道,总之在大清朝一些文人作品中,已经有了“混混儿”“混会儿”之类的词汇,借此可以说明这个特殊的行当时至今日最少也有300来年的历史。目前在老百姓口中,能说出的近代史上几个有名混混儿,无一例外就是李金鳌、刘金波、袁文会、刘广海等,但在此之前还有过哪位有名的人物,还真还真难说。也希望有知道这段历史的朋友,可以在评价区说一说,把您知道的天津混混儿和混混儿特有的“黑话”留言,咱们一起探讨探讨。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