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鸟的诗句有哪些(关于描写鸟的诗句)

林凡 5 0

儿时看京剧《智取威虎山》,对杨子荣乔装打入匪窟后,在匪首座山雕面前说土匪栾平坏话的两句唱词,印象颇深:“他自称凤凰要把高枝占,侯专员树大根深是靠山。”

“鸟占高枝”,是一句民间俗语意思是指人生在世,要尽量创造条件,抢占有利地形,做到居高临下,以便于日后出人头地、飞黄腾达。但是这里所说的“鸟”,指的是好鸟,比如凤凰之类,不包括乌鸦这类不吉祥的鸟。或者换个民间说法,就是不包括不是好鸟的鸟。

贞观八年(634年)进士科考试结束后,在为数不多的录取人员中,有个名叫李义府的青年。李义府,祖籍饶阳(今河北饶阳县),后迁居永泰(今四川盐亭县)。当时朝中有两个大臣,名叫刘洎、马周。这老两位认为,李义府这个小青年很有发展前途,可堪大用,因而便极力向唐太宗李世民推荐

求才若渴的李世民,抽时间专门接见了李义府一回。接见过程中,李义府举止有度、言谈得体,让李世民很是满意。为了全方位考察这个小青年的能力才学,很喜欢诗赋的李世民,就以乌鸦为题,让李义府现场赋诗一首

李义府接旨之后,不假思索,提笔就写。须臾功夫,一首留名诗坛的《咏乌》便告完成:“日里飏彩霞,琴中伴夜啼。上林如许树,不借一枝栖。”诗中的意思很明白,我李义府就是一只能够展翅高飞的金羽乌鸦,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翱翔于天地之间。但是皇家园林上林苑有那么多的参天大树,现在没有一根小小的枝杈,能够让我栖身。由于李世民出的题目是“咏乌”,尽管乌鸦不算什么好鸟,李义府也只能屈就以乌鸦自喻。

以李世民的精明,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关窍。李义府的才思敏捷,让李世民龙心大悦。他大笑着对李义府说,“何止是一根树枝啊,我把一棵大树都借给你得了!(‘当尽借卿全树,何止一枝也!’)”随后,下旨让李义府做了中央政府机关公务员(门下省典仪)。此时,李义府刚满二十周岁。不久,李义府又被提拔为监察御史。由此,李义府开始自己平步青云的官场生涯。此时的李世民,大约并没有想到,自己犯了一个重才轻德的错误

有种说法称,李义府并没有考取进士身份。他是因为文章写得好,从而被封疆大吏举荐进京为官的。但是李义府是进士出身的说法,有比较确切的相关史料记载,为多数史学界人士所认可。并且他在通过进士科考试后,被李世民召见命题作诗授予官职的故事,是科举史上的一个著名桥段。所以,笔者姑且采信此说。

李义府为人机灵精明,言语乖巧,故而人送外号“李猫”。因为擅长投机取巧、逢迎巴结,李义府深受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的宠信,被二人特别是李治一路拔擢上来。只有四十多岁,李义府便官居宰相高位。这样的飙官速度,足够惊人。由此可见,在媚上逢迎方面,李义府自有过人之处。而过于信任重用李义府,也反衬出李治这个皇帝的昏庸糊涂。

李义府外表谦恭温驯,见人三分笑,但却心理阴暗、城府极深,算计人是他的长项。所以,同僚们都称他“笑里藏刀”,或者“笑中有刀”。在唐玄宗李隆基当政期间,有个宰相名叫李林甫,人称“口蜜腹剑”。这两个以奸诈著称的李姓大唐宰相,倒是相得益彰地为充实丰富汉语词汇,做出过比较另类的贡献。

长期的为官生涯中,阴险狡诈、贪婪无耻的李义府,干了很多留名史册的坏事。比如卖官鬻爵、贪污受贿、排挤政敌、陷害忠良、欺男霸女等等,几乎无所不包。在构陷打击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大臣的事件中,李义府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尽管作恶多端,但李义府却屡屡受到李治的包庇纵容。

有一次,一个名叫王义方的纪检监察干部(侍御史),上朝弹劾检举李义府涉嫌严重违法乱纪。能说会道的李义府,自然为自己百般狡辩,两人就在朝堂上吵了起来。偏听偏信的李治,认为王义方出言不逊,无端指控朝廷重臣,实属哗众取宠、犯上作乱。勃然大怒的李治,不仅当堂怒斥了王义方一顿,还布将其做贬官处理。

散朝之后,李义府与王义方的一番对话,在史上十分有名。李义府笑眯眯地对王义方说,“御史大人无端弹劾指责我,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心中有没有感觉到惭愧呀?”王义方正色答道:“孔子做鲁国司寇,上任七天就杀了少正卯。我担任侍御史都十六天了,却不能铲除你这样的奸佞之徒,确实感到十分惭愧。”

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李治长期的纵容包庇,使李义府愈加专横跋扈,几近忘乎所以。有一天,李治对李义府说,“最近朝野议论纷纷,说你的儿子、女婿胡作非为,做了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在朝臣面前,替你做了很多解释不过你也要适当管束一下自己的家人,凡事不能太过分。”听了这话,李义府勃然变色道:“这些话是谁告诉陛下的?”李治说,“你多加注意就好,不必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李义府听罢,不但不认错谢罪,竟然扭头就走。如此傲慢无礼,自然让李治很生气。很显然,李义府这就是一种作死的节奏了。

不久,迷信的李义府找了个所谓大师到家中看风水。那人煞有介事地看了一阵子之后,对李义府说,“您府上有冤狱形成的怨气,如果能赶快积蓄两千万钱,就可以压制住怨气了。”这是个什么大师啊,竟然会出这样缺德的馊主意。在风水先生的忽悠下,李义府敛财更加肆无忌惮,因而就被人告发了。

这一次,已经忍无可忍的李治不再客气,将李义府一撸到底,发配边远荒凉的嶲州(今四川西昌)进行长期劳动改造。消息传出,朝野内外无不欢欣鼓舞,纷纷额手称庆。三年后,李治封禅泰山,大赦天下。很多受到处理的官员都被赦免,却唯独不允许赦免李义府。这让李义府愤懑不已,被活活气死,时年五十二岁。正所谓,是非善恶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为人切莫行恶事,留得骂名在青史。

总之,李义府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好官。如果一定要拿鸟来进行比喻的话,李义府充其量就是只人见人烦的乌鸦。但是人都有多面性,李义府虽然做人很失败,却是个有一定成就诗人,其诗作在当时有一定影响。在《全唐诗》中,收录有李义府的诗作七首。“镂月成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雪影,好取洛川归。懒正鸳鸯被,羞褰玳瑁床。春风别有意,密处也寻香。”抛开人品因素不论,李义府的这首《杂曲歌辞·堂堂》,写得还是蛮有味道的,构思新颖别致,想象力也比较丰富。

李世民与李义府之间发生的那段吟诗授官故事,在唐诗史和科举史上都很有名,称为“咏乌拜官”。“咏乌拜官”这个故事,折射出了大唐朝廷对于诗歌的喜好、对于诗人的奖掖,以及对于科举的重视。唐诗能够创造那样的辉煌,科举在唐代能够得到长足发展,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