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春望原文及赏析(春望原文及翻译)

林凡 10 0

春 望

唐·杜甫

国破山河在, 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 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 浑欲不胜簪。

这首诗写于唐肃宗至德二年(757)三月。安史之乱爆发后,唐明皇逃亡四川,其子李亨在灵武即位,杜甫当时在奉先探家,听到消息后便将妻小安顿在都州的羌村,只身前去灵武投奔肃宗李亨。途中被叛军所俘,送往长安,因其官职卑下,未被囚禁。《春望》一诗就是杜甫困居长安时所作。诗人将其关怀祖国前途、系念州妻小的真挚感情熔铸在客观景物的描写中,写得沉痛、凝炼,是脍炙人口的佳作。

诗篇首联“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是写“春望”所见:国都沦陷,城池残破,杂草遍地,树木苍苍,昔日的唐都长安,昔日的繁华美景一荡无存。诗中一个“在”字,意味着只有搬不动的高山和移不动的江河还留在人间,其他都已残破或不复存在了;一个“深”字,令人满目凄凉,怵目惊心。司马光在《温公续诗话》中曾说:“‘山河在’,明无余物矣;‘草木深’,明无人矣。”“在”、“深”二字写出了当时战乱不息,杀戮不止的形势和安史叛军烧杀抢掠,所到之处,洗劫一空的野蛮行径。诗人在此明为写景,实为抒发忧国伤时之情。

眺望整个长安古城的残破,诗人忧国伤时,沉痛至极,于是又写下了“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一名句。“感时”,指感伤时事。山河破碎,春季的长安城,花虽照样开放,但却不见昔日赏花的繁华场面,抚今追昔,忧心如焚,不觉怆然泪下。在这战祸离乱之时,连一声鸟叫也会感到心惊肉跳。恰如前人所云:“花鸟平时可娱之物,见之而泣,闻之而恐,则时可知矣。”(《诗人玉屑》卷六)诗人在此用“花溅泪”、“鸟惊心”,传神地描绘了当时的心境和神态,非常生动;准确地道出了感时伤别的真情实感,情真意切。

诗的前四句,虽着重是写景,但含蕴丰富。诗人触景生情,移情于物,字字句句皆饱含着诗人真挚动人的情感。诗的后四句转入了作者主观感情的抒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两句,既是对“感时”、“恨别”的具体补充,也是诗人此时心境的真实表述。安史之乱以来,战火连续不断,诗人只身在外,长时期不能与家人团聚,当然非常渴望得知家中亲人的消息,此时的一封家信该是多么宝贵!“家书抵万金”道出了人们消息隔绝,久盼音讯不至时的那种迫切心情,读来倍觉真挚动人,也自然使人产生共鸣,乃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尾联“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两句,是诗人用刻画形象的手法来表现自己的心情,意思是说:因为日夜忧愁,现在头发不但白了,而且时常脱落,因为忧愁越搔越短,短得几乎连簪子都带不住了。“白发”,由愁所至;“搔”是想要解愁的动作;“更短”,足见愁的程度。一个四十六岁的人便苍老到这种地步,可见诗人此时在为国家前途担忧,为家中亲人的安危担忧,真是忧心愁苦、焦虑万分。诗中这一形象的描写,使诗人那忧国忧民的高大形象和热爱国家、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呈现在读者面前,进而使主题更加深化,形象也更加鲜明,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诗章情景交融,沉着蕴藉,感情强烈且真挚自然。字句凝炼,内容丰富,韵律铿锵,气度非凡。诗篇以其深刻的思想内涵和高超的艺术水平而成为脍炙人口的佳品,千百年来,经久不衰。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