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感怀散文(重阳节的散文名篇)

林凡 8 0

范良君

重阳,不知何时起,让人给贴上“老人节”的标志。选在这一天将单位的老人召集起来,聚而会之,也就有了理由,或曰借口。我如此说话绝无讽刺意思,相反,我就是这一理由与借口的一名积极推行者。

去年,我这样“推行”过,前年,记得也有过一次。2021年,我更不会轻易放过。

只是今年长沙秋天很是反常,一个月来,阳光炽热,而且霸气,早餐时,就张牙舞爪爬到我家客厅的中央来,难怪,连每年必定开放的八月桂花,今年也被吓得不敢露出头脸。

瞧着月历本:“秋分”“寒露”……我直发愁,总不能忍心让公司的老同事顶着烈日来吃你这顿饭吧!

好在有“天气预报”告诉我,重阳前几天,气温会大幅降低,且无雨。我故将即将进行的聚会选定在古历初七,将初九、“重阳节”,留给老同事们自己

初七这日,老天果真有良心,前两日的长沙还或阴或雨,让人不免担忧,九时许,天空还阴沉着脸,临到我与妻子相邀出门,太陽,从云层里露出她多半张面孔,将眼前的水泥路面抺上一层暖色,让人好不舒畅!

来到会埸,准确地说,这是一家餐馆。

我头一天来这儿就餐时与店长约定,在餐厅主要部位将餐桌摆成一个“主”字形状,“主”字头上这个点——这一桌,留给参加活动两位九十高龄的老人,陪着他俩的,是另外十位85岁以上年纪的人。还有下面四桌“80后““70后”。

公司改制,算来,15年有余,现仅留下一个“缺衣少食”的留守处。公司年纪稍轻的,去了适合自己的企业发展,到了退休年龄的,从此社保,融化于各自的社区生活中去了。

我年少时就在来到这家公司,长大、成人,还当了几年这家公司的老总,心里难免不惦记公司的老同事。用自己退休后又在民企干了一些年赚的钱请老同事们吃餐饭什么的,应该

第一位进入“会場”的,是她:刘妹陀。因为年轻时的她成天叽叽喳喳、不知忧愁为何物,又注意打扮,公司里的同事就赐给她一外号:“妹陀”。如今的“妹陀”可不“妹陀”,已经七十有二,见面就給我一熊抱,一点也不顾忌有老婆在我身边。

接着,就是我对她的夸赞:大半年未见,刘妹陀越来越年轻了?

回答,让我既惊且喜:我现在天天游泳,在游泳馆买了年卡啦!

惊讶,是因为我很少听有七十多岁老人在游泳馆买年卡坚持天天游泳的,且是女性;我喜,是我遇见了知音,我比刘妹陀还年长,也是买了年卡,每天游泳不断,上个月才按游泳馆要求,补交了一份体检报告,方才得以保证自己享有游泳馆年卡资格的。

也怪不得我“多愁善感”,还有比刘妹陀游泳更让我惊喜的事。

今天我们聚会的两位九十高龄的与会者之一,我一直以“韩老”称呼的离休老干部,她的女儿也是我的同事。昨晚,我特地发信息给她的女儿,请她务必记得提醒老母,早点陪老人过来

她的回复让我忍俊不禁,原文照录:

知道了!老妈明上午要去老年大学上课,我已叮嘱她提早一会儿下课。

如果不加注解,谁会知道文字中指的“她”,是一位年已90的老人!

不到11时,老同事接二连三来到“会场”,我顾不上一个个招呼,任他们各自寒暄、家长里短,自个去厨房打听餐饮的事儿了。

回到“会场”,只见老同事一个个都往“曹胡子”那儿挤,顿时引起我的关注。老曹喜欢象棋,又不服输,一时兴起,瞪眼睛、挽衣袖,大声嚷嚷,“曹胡子”这外号就是这么给叫起来的。如今的他,八十有二,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曹胡子”不再那么喜欢“咋呼”了,鬼使神差,用他自己的话说:喜欢起中国花鸟画了!

并且,还小有成就:今年春节前,老曹的一幅花鸟画评为社区二等奖,获得奖金一万元人民币

发布了自己喜获巨额奖金的老曹,从手机熟练地翻出他的一幅幅作品,看得周边的人们一个个两眼发直,我在一旁只顾连声“好!好!好!”

年前,我曾经获得过老曹赠给的一幅作品,实打实说,而今老曹的水平提高了不值一个、两个档次。心底里,我“算计”:哪一天去老曹家,再找他讨一幅作品来,他会答应的。

餐馆的服务员问我什么时候上菜,让我唤回到现实中。我本已将活动开始前主持者的发言让同事老王代劳——过往的几次老同事聚会,都是他“出头露面”。突然,我觉得应该讲点什么:先给两位九十高龄的寿星祝贺生日然后,“借题发挥”:讲一讲什么样的生活态度才是老年人应该有的态度什么时。很快,我就觉得,根本用不着我在此多言:“刘妹陀”“曹胡子”,还有韩老们,他们已经用自己的言行告诉了我们许多。他们,哪用着我来启发、诱导?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老总?

酒不醉人人自醉,酒杯还没来得及端上手,我似有点醉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