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死他们是什么意思(卷死各位或者被各位卷死)

趣玩号 10 0

倘若你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我衷心祈祷,你的舍友不刷某音。

因为TA可能已经从抖人那学来了108种“卷人”大法,正盘算着吹响内卷的号角。

在某音上搜索“内卷”,你会看到多张扭曲的人脸。

一眼望过去,分不清正在凝视自己的是眼睛还是鼻孔。

美颜遍地的短视频世界里,这些扮丑的少男少女躲在特效后说着同一句话:

那就是“卷死他们”,卷死他们的大学舍友。

他们正绞尽脑汁地编排各种办法,让宿舍的内卷之风愈演愈烈。

互联网“卷学”,终究发展到了对人类而言还为时过早的地步。

最开始,把“卷死舍友”的口号大范围传播开的是博主@驴儿鹿(考证焦虑版)。

不得不说,这名字就开始卷了。

只见博主打开Timi,也就是打开王者荣耀游戏前会响起的那声“timi~”后。

她反手掏出了一本教资材料,开始复习。

旁白里机械的男生rap一字一顿地念出了本文主旨:“卷-死-她-们——”

这波啊,这波是文艺复兴。

小学时骗同桌“没复习”的把戏,当代大学生欣然拾起。

瞅准舍友们都在打游戏时的时机,自己抓紧学习

via @小楠学长

要是别人问起,你在用平板做什么东西。

立刻准备好完美回答,说我在吃瓜看戏,顺便学习怎么开挖掘机。

内卷一词兴起时,大家都在反内卷。

没过多久,处在内卷中心的大学生们突然开悟。

人终归是要卷的,只是卷早卷晚,与其卷得畏畏缩缩,不如卷得气势汹汹。

于是他们大胆地在短视频上开始编排想象中的卷王之路,嘴角浮现洋洋自得的微笑。

与其成为被焦虑的对象,不如成为散播焦虑的中心(误)。

via @小洁你脸红什么

最开始,大家“卷人”的方式都还算正常。

比如下课后留在教室偷偷写作业,拉上床帘声称睡觉但其实在看书。

但没过多久,画风就朝不可挽回的境地一泻千里。

内卷的战场不仅在宿舍,而是在每一个角落,时时刻刻地保持不学习的伪装状态,才能成为人上人、卷中卷。

由于学习的时间太过紧张,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喝点蜂蜜水减少厕所时间、不过分吧?

via @Ferry

秋冬之交舍友都在感冒,赶紧疏通鼻孔让自己神清气爽、提高学习效率,这么做不过分吧?

via @湛湛湛小仙女

除此之外,你还要善于掩饰自己的卷王行为。

舍友或许没有发现你的偷偷学习,但越来越宽、越来越白的发缝是骗不了人的。

赶紧把掉的头发都捡起来重新粘在头上,卷死他们!

via @刘老坎儿

原来如此,我已经学会了。

这就去把舍友的手机都偷过来、关掉闹钟,明早一个人去上课。兄弟们,我做的对吗?

via @旺仔qq

刚把这个办法科普给正值大二、卷生卷死的堂妹,她却说已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在她们宿舍,根本不需要闹钟。

每天都是听见舍友起床的动静后赶紧一个鲤鱼打挺、开始背单词,还要把床帘拉开、以示威胁。

心里悄悄庆幸,“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卷了。”

这个形似大嘴猴的特效,最开始只是用来扮丑。

但在跟风用滤镜的过程中,抖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它的精妙之处,那就是能放大嘴角的一举一动。

普通人的演技不佳,难以达到宫斗剧中蔑视群雄的效果。

可配上这个大嘴特效后,人人皆可刘敏涛。

它赋予了普通人嘲讽与阴阳怪气的buff。

双唇只要轻轻一抿,特效立刻给你放大出五分不屑、两分高傲与三分自满。

via @安志石石

小时候还不懂,为什么宫斗剧里的娘娘的嘴角永远在抽搐。

也不懂为什么爸妈们执着在家长会上,双手抱胸前、嘴角一勾地说出“我们家小明也没多认真,考第一只是碰巧。”

但有了这个特效的辅助后,大家都尝到了竞争的美妙,弯曲的嘴角已将privilege尽数体现。

在内卷的世界里,成为卷王原来如此快乐。

via @珂珂别再吃啦

微笑的弧度,精妙得就像村口二大爷揍孙子时的竹鞭。

那是一种将成功与地位轻松拿捏的自信笑容,不信你看吴京大哥。

再配上优雅的翻书动作,矜持、小幅度的微微转头,“卷死他们”的结局仿佛已经握在手中。

via @你可真好看

躲在床帘里学习的你,以为自己终于成为了卷王。

回头一看,舍友早已对你的四级资料虎视眈眈。

via @欢乐宋呀

有时只能借着修床板的机会,悄悄躲到床下。

结果还是被心思敏锐的舍友当场掀了床板,暴露了背面的法考资料。

只是在本国人之间内卷,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

直接来一波文化输出,去外国人的中文课上卷老外。

via @Lena S

这让我想起动画《LoveLive!Superstar!!》里的唐可可,是个在日本读书的上海人。

她的存在,同样把内卷之风吹向国外。

前一秒还在课上睡觉、鼾声连连,下一秒被点名回答问题,却能脱口而出方程式的正确答案。

没办法,这难度也就国内二年级奥数班水平。

只有她的日本同学在无声地慌乱,思考要不要换一个没有数学课内卷的班。

中国人、外国人,有网友不满足于卷人,于是把目光投向了自家猫猫。

当机立断为猫咪打开dota2教学视频,第一课就是“先ban猛犸”。

via @Rookie睡不醒

如果学业上已经卷不动了,不要灰心。

还有更多赛道等待着诸君的挑选与开拓,比如去学校后门的小吃街看看,那里还缺不缺老北京鸡肉卷的小摊。

把内卷置换成真卷,提前走上创业致富的道路。

只要从现在开始练习贴膜,东门外天桥底下,最好的位置就是你的。

年轻人啊,目光要长远。

既然一切工作的终点都是天桥贴膜,那不如从此练习、到时候就能卷翻同行。

via @Ember.

捡垃圾的赛道也不错,门槛低,收入靠打拼。

别人都说高级小区里住着千万房产的老太太,也忍不住收集废纸壳、矿泉水瓶的魅力。

何不把格局提早打开,从二十岁开始培养八十岁的高级趣味。

还有网友环顾四周,发现所有赛道上都站满了人,自己已经挤不进去了。

就连吃麻辣烫,都不赶趟了。

只能直接把目标寄托到下一代,从现在开始养好身体。

古有岳母刻字“精忠报国”,今有卷母刻字“卷死他们”。

偶尔,他们的内卷行为中也包含着一丝心酸。

当看到男生假装打游戏、其实在偷偷织围巾时,你是不是觉得,他可能选择的是爱情赛道,织条围巾早日卷到女友。

via @烧包刘雨

其实不然,他仿佛已经看透了注孤生的命运,直接迈过了找女友那一步,选择了假装自己有女友。

“这是我女朋友送的,羡慕吗?”

特效中扬起的嘴角依旧得意洋洋,旁人却品出一丝脆弱。

一切的努力、一切的忙碌,核心其实就为了这一句话:

“宁愿累死自己,也要卷死别人。”

via @别吃泡面

如今我们就像千年前、奋战在斗兽场的勇士。

明知最后的奖励不过是糊口的伙食,却也只能挥刀砍向彼此、拼死拼活,正所谓“卷一个是一个”。

名为勇士,实为奴隶;名为卷王,实为困兽。

所有人都知道,短视频上这些口口声声要卷死别人的,未必是真正的卷王。

我相信,真正的卷王连拍这两分钟的视频都不屑,不如多背几个单词。

欣慰之处在于,除了偷偷学习这种小学生宫斗技巧,那些稀奇古怪的内卷方式没人会用。

这不过是一场打着内卷之名,行反内卷之实的狂欢。

恐怖之处在于,编排的内卷段子再荒诞,恐怕都不如现实来的夸张。

河南许昌早上六点,大学生在图书馆前排起千米长队,等待入馆学习

咬牙切齿说出“卷死你们”的年轻人,都在心底哭得撕心裂肺:

“苍天啊!别卷我了!”

我的一位大学老师,早年在课堂上立下了发言就能积分、加分的规定。

那是因为六七年前,不爱课堂发言的学生实在太多了。

认真学习、堂堂举手的好同学就那么几个,大学生之间还隐隐有着以埋头学习为耻、多彩生活为荣的风向。

等到这两年,当代大学生狠狠地给他上了一课。

每到发言环节,众人举手时手肘碰桌的声浪让空气都微微震动,老师的喉头有些干涩、不知该点哪一位。

曾经从没人坐的教室第一排座位,如今竟然成了争抢占座的风水宝地。

如果说高考时是一分挤掉一万人。

那大学,是0.1分的绩点、能挤掉一个保研名额。

说不害怕是假的,保不齐哪天回老家一看,墙上的标语都在践行学历内卷:

“磨刀不误砍柴工,读完硕士再打工。”

很多时候你以为自己卷到了终点、可以休息了。

但却发现生活是个圈,活一天就要卷一天。

你以为那些稀奇古怪的“卷死他们”,只是荒诞段子吗?

不,现实与荒诞本为一体。

你以为自己解构了内卷,其实不小心戳中了内卷的心窝。

via @帅哥刘家俊

有限的资源面前,这场竞争是无休止、无规则、无边界的。

你永远不知道该在哪个方向卷、该卷成什么样子才算足够。

哪一天,全员内卷到必备蜂蜜水减少厕所时间,似乎也不足为奇。

中午吃春饼时,服务员端上的盘子让人陷入沉思。

或许人类的本体不是鸽子,而是卷饼。

所有人的人生任务就是用脆弱如饼皮的肉体,去包裹住酸甜苦辣的日子,然后向左卷、向右卷、向上卷。

在这个时代,到底是当一个永不停歇的卷王更幸福,还是堂堂正正的废物更幸福呢?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