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2019最火爆的生意,500亿的生意卷土重来

趣玩号 423 0

七夕过后,鲜花成了“爆单”收割机

“谈恋爱要从收到一束花和正式的告白开始。”

正如张国荣所说,生活需要仪式感,有时候,一束鲜花能够代替千言万语,成为爱与被爱的见证。

于是,在七夕的街头上,除了牵着手“撒狗粮”的情侣们异常忙碌之外,就数驮着大大小小花束穿梭在街头小巷的快送员最多。

“以前七夕的时候,很多人会到店里来买花,今年全部是网上订单。”

回忆起前几天忙得晕头转向的经历,在济南开花店的周女士向记者说到,每年七夕节的时候,花店的订单量都会连番好几倍,今年可能是因为网上售卖的原因,下单的人格外多,她忙不过来,还推掉好几单。

玫瑰、百合、尤加利,还有从云南过来的多头泡泡,在周女士的花店里摆放的花朵多种多样,同时还不乏一些鲜花与辣条、薯片等掺和在一起的“零食花”,据周女士说到,这种独具特色的“花”,今年卖的格外火爆。

无疑,在这股由七夕点燃的“爱情经济”下,鲜花成了过节的标配,小到街边花店,大到电商平台,拼数量、拼种类、拼创意,摩拳擦掌之下,谁都希望能够卖出更多的爆品。

然而,随着社交与电商的不断融合,无论是日常购物还是过节订花,在互联网上下单,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独一无二的选择。

抖音电商官方微博透露,8月1至12日,七夕节相关短片播出113亿次,相关产品销量增长169%。其中,平台上的玫瑰销量较2月14日情人节增加402%。

无独有偶,美团闪购近日发布的七夕送礼消费报告显示,今年鲜花外卖订单量达到了去年七夕的3倍,其中通过外卖送花送礼的订单,近7成是90后,还有近5成是异地表白的鲜花,最远的一单跨越了1800公里。

由此可见,日渐浓郁的节日氛围带来销量,不断升级的冷链技术提供保障,合力形成了一支“催化剂”,让饿了么、美团、抖音、叮咚买菜等纷纷走起了“花路”。

随着多个电商平台“鲜花大战”的升级加码,在人们脑海中消失已久的鲜花电商一别往日沉寂,不断升温。

然而,依靠佳节氛围而换来的高光时刻,也成为消费者爆雷、吐槽的高发期。

“送来的花不新鲜,好心情全被破坏了,还不如去线下排队!”

“运输鲜花的时间过长,花束都损坏了,客服说不关他们的事!”

“送来的花严重超时,而且实物与图片不符,花量少了一半!”

如今,在黑猫投诉等平台上,关于鲜花订单的吐槽一波接着一波,耗时长、物流损耗、货不对板等问题不仅显露无疑,更是一遍遍地将本该美好的购物心情消磨殆尽。

鲜花电商“大逃杀”后,

幸存者靠过节续命

曾几何时,搭上消费观念的升级与“悦已经济”的快车道,鲜花电商一度成为人人追捧的风口。

诚然,通过“预购+周期购”的新颖模式,鲜花电商实现了对于传统花店模式的颠覆,也正因如此,这种与电商相结合的“鲜花经济”也曾有备受关注,高手林立之时。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3至2017年间,鲜花电商领域一共融资47笔,其中以2015年、2016年最为火热,分别产生17笔和15笔融资事件。巨大的市场潜力之下,甚至有腾讯、天猫等巨头下场,为线上鲜花之争频频亮剑。

从定制专属花束的野兽派、到尝试基地直销的爱尚鲜花,再到按月订购鲜花的门客生活等等,风口之下,众多玩家纷纷下场,企图分一杯羹。

然而,与行业里愈发升温的现象截然相反的是,资本与消费者迅速冷却下来的热情。

据报道,在2019年,鲜花电商的融资仅2起,投资金额共0.38亿元。与此同时,近年来,关于鲜花电商头部玩家的纷争不断,前有“门客生活”面临倒闭,大量用户交了费用后无法退款,后有“花点时间”在罗永浩直播间翻车,因质量问题遭网友连番轰炸。

种种糟糕境遇,成为了鲜花电商尴尬前行的缩影,甚至有人断言:风口已过,鲜花电商只是一个即将破灭的泡沫。

且不论这一论断是否言过其实,但不可否认的是,纵然电商的江湖向来残酷,鲜花电商自身固有的沉疴积弊,也是造成其“迅猛崛起,急剧陨落”命运的原因之一。

首先,物流的难题。

“客户体验的‘最后一公里’是电子商务发展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它决定着电商的命运。”

正如周晓波所撰写的《电商时代》里所言,无论电商的风口往哪吹,物流都是不可忽视的一环。

作为生鲜电商的细分门类,鲜花对于物流冷链的要求更胜一筹,正如大家常言“长在温室里的花朵”,既不能晒着,也不能磕着,鲜花与海鲜、蔬菜相比更为娇贵。

从采摘预冷、低温运输、加工包装、再到揽收配送,鲜花标准的物流环节本身,是一场与时间的竞赛,更是鲜花电商一直难以解决的“重点难点”。

在物流链条的前端,一般电商平台都可以保证采用专业的鲜花冷链运输,但在落地城市之后,关联“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环节中,大部分鲜花商品要借助第三方物流公司完成即时配送。

一般来说,用户在下单后的36小时内就能收到鲜花,如此一来,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难免不会出现包装损毁、鲜花挤压等问题,倘若遇到像520、七夕这样特殊的日子,情况只会更糟糕。

正如报告显示,在黑猫投诉上,截至3月15日,关于“鲜花”的投诉量达4576条,而投诉内容多为“不新鲜或枯萎”、“配送不及时又联系不上客服”。

此外,还有难以逃脱的低价微利“魔咒”。

“随着鲜花电商领域同质化日益严重,各玩家纷纷开启低价竞争,使得包括花点时间在内的平台陷入规模化盈利困境。”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谈及鲜花电商的困境所言,无论是9.9元的玫瑰,还是19.9元的百合,砍掉了中间商,为了凸显有别传统花店的优势,生鲜电商注定做的是微利的生意

一方面是从收集、消毒、包装、运输等众多环节带来的高成本,另一方面是鲜花销量受节日捆绑,价格很难卖上去,销量不稳定,也难以实现薄利多销。

因此,即便砍掉了中间商赚差价,直连原产地与消费者,其中所面临的壁垒也不在少数。

更别提,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鲜花只是在节假日时用于传递感情的礼品,而非与幸福绑定的日用品,且很多人没有什么养花经验,以团购月供的电商模式购买鲜花,不仅容易产生矛盾,还需要大量的售后人员为之答疑解惑。

资本退潮,沉疴难除,内忧外患之下,鲜花电商的前路一片沉寂。最困难的时候,许多创业者只能靠520、七夕这样节日之下的饥饿营销赚点“小钱”。

美丽背后的百亿市场,能者称王!

“这两年很多泡沫破灭了,这不代表行业不好,鲜花电商很快要进入第二次高速发展期。”

纵然生鲜电商问题重重,但依旧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些电商平台的出现真正地唤醒了消费者,让市场真正地动了起来。

后疫情时代让无数人见证了线上花店的韧性与新机,一如这次七夕所带来的爆单惊喜所表明,随着消费的一再升级,鲜花已经逐渐摆脱“特定节日用品”的束缚,向“生活快消品”转型。

据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鲜花电商行业市场规模达366.2亿元,随着鲜花电商市场规模的持续扩大,预计2021年鲜花电商市场规模将接近500亿元。

受巨大的市场潜力影响,鲜花电商的新机,能够真正实现让鲜花点亮幸福生活每一天的美好愿景,尚未可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忽明忽黯的风口之下,比起那些只会依赖融资“赔本赚吆喝”的追风者来说,这条充满鲜花的电商赛道上更需要敢于迎难而上的勇夫。

标签: 销量 生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