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牌车交警能查吗,开伪造军牌车盗博物馆

趣玩号 1690 0

河南开封市博物馆盗案真相

我在前面的“梧桐树下戏凤凰”头条号中,说了1992年9月18日开封博物馆被盗一事(详见《1992年开封博物馆被盗走69件展品,首犯欲整容出逃,机票已买》一文),有关这次国宝盗案、盗贼的细节交代不多。

这篇文章就来说一下,以便网友进一步了解盗案真相。

(开封博物馆大维修)

开封博物馆“9·18”案影响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被盗走69件展出珍品,其中有5件国家一级文物,即常说的“国宝”。人们对制造这起特大案件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盗贼这么大胆?博物馆安保那边严密怎么就被盗了?

不能不说盗贼的厉害!

盗窃团伙有有刘农军、刘进、李军、文西山四名核心成员,案破后全部被判死刑,于案发一周年那天,即1993年9月18日上午公判后,被带到开封市郊外枪决。

我在查阅相关资料时,看到案件指挥长、时开封公安局党组书记吴国强的回忆,因为其身份不一般,又是亲历案件侦办,所述是真实可靠的。

盗贼破窗而入,一扇窗户被撬开

开封博物馆被盗中心现场位于一楼明清宫廷用品展厅内,该厅在博物馆整个建筑的东北角,其大门朝南,正对着门厅。门外东侧是值班室,内有展厅照明和报警器的电源开关。西侧是一卫生间。

展厅大门是双层结构,外层为四扇木门,内层为推拉式防盗门,整个门宽90厘米,高230厘米,门上有高64厘米的固定玻璃窗。

警方勘查时,发现双层门均上锁,未见异常。展厅北面一扇窗户被撬开——盗贼就从这,紧靠着博物馆大楼北侧的石刻走廊顶,破窗而入的。

报警器不报警,被做了手脚

当时,刘农军和刘进在外指挥、接应,李军和文西山具体实施入室作案。

他们脱去鞋,带着手套,用事前早就准备好的特制“皇冠”型红金丝绒布罩,由上往下包裹报警 器,实话盗窃。

为了防止红布掉下来,他们买了黑色票夹住。而且,准备了多块红布,因为报警器不止一个,内旬都有。警方后来查获红布8块,票夹8只。

(警方事后测试红外报警装置)

(公共场所红外报警装置)

警方在事后模拟遮蔽报警器,不借用工具根本无法做到。负责遮蔽报警器的是文西山,此人从小练过武,会轻功,徒手上墙如行平地。

据在青岛一起被逮着的首犯、主谋刘农军妻子凌某交代,用红绒布遮蔽报警器,是在武汉她家中试验的。

专案组成立后,立即在开封市民家中查找红绒布罩,当时很多市民不明所以。

划开窗子玻璃不成,硬撬

盗贼爬上以后,用事先备好的作案工具玻璃刀划玻璃,用吸盘吸附玻璃,但没有成功。临时改成撬别的方法。

这把玻璃刀失落在现场,被警方发现。

进入展厅以后,就开始撬柜子。警方现场发现,被撬挂锁16把。

(被盗文物)

被盗文物有100多斤

被盗出文物共计69件,这些主要是瓷器、玉器,很沉重的。警方事后测算,被盗文物总体积大约1立方米,重量55 公斤。这么重的东西,又是易碎的东西,想从博物馆弄出来很不容易的。

原来他们事先准备好专业的箱袋。

200名全国刑侦高手,用高科技手段侦办“智能型”犯罪

案子发生后,公安部坐镇办案,从全国公安机关抽调了200名刑侦高手和专家,参战干警2000多名。

这些专家有:公安部 刑侦局文物专家、处级侦察员李振泉,国家文物局保卫处处长吴风春及天津、石家庄市公安局刑侦部门负责人,广东省及广州市,湖北省及武汉市,山东省及青岛市,江苏省及南京、常州市,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市、丹东市公安局的处、科长、工程师,西安市公安局侦破文物大案的能手,及广西省公安厅和柳州市公安局打击边防走私盗窃文物的行家。

河南省周口地区公安处副处长、步伐追踪工程师王清举及其两个徒弟、郑州铁路公安局派痕迹工程师张武才、武汉市公安局增派唇纹专家、痕迹专家于文学、唐工程师等,连夜赶到开封博物馆,投入勘验工作。

从调来的破案高手来看,警方动用了痕迹、静电、吸附、生化、文检、唇检、步伐追踪等当时的高科技手段,这为下一步破案打下了可靠的基础。

当时专家给出一个结论,开封博物馆盗案是“智能型”犯罪。

坏在军车牌K43,后悔没把车烧掉

作案用小轿车引起注意,案发时有多人看到。

环卫工人在案发凌晨3点多,见距博物馆200米处时,见停一辆浅色轿车。

开封博物馆西隔墙住宿的临时工还看到,案发凌晨约3点40分左右见到两人从博物馆二楼平台,沿院墙向下滑落,其中一个是圆脸、大眼、肤色较白,年龄30岁左右,面相象电影明星“迟志强”。

(赃车)

有3名渔场巡坑工人看到,凌晨1点50分,当他们巡逻时发现黑暗处停一辆轿车,用强光手电筒照时,见车牌是白色,挂“K43”军用车辆牌照,装茶色玻璃,车型是桑塔纳。但是这三人未敢上前查看,因为挂的是军牌,以为部队在执行什么任务。

就是这块"K43”军车牌成了案件侦破的关键。他们在之前宾馆入住,用的夏利车就是这车牌——K43-1008,作案时换到骗盗来的白色桑塔那上。1992年12月1日上午,侦察员在武汉发现了这辆车。

(刘进在宣判大会上,随后押赴刑场枪决)

这块空军车牌是通过彭某弄到武空某部“K64-1008”军牌,改为K43-1008。

被逮到后,首犯刘农军始终认为“坏在这辆破车上”,如果焚烧掉案子破不了。而当时同伙李军爱车舍不烧,结果被警方发现。

在盗开封博物馆前无一次失手

首犯刘农军受审时最难搞,他在港澳黑道圈中有“黑色计算机”之称,智商很高,被逮到后很不服气。

1991年至被逮着前,已盗了多次博物,无一次失手——

(李军在宣判大会上,随后押赴刑场枪决)

1991年11月,刘农军、刘进、文西山、李军四人乘出租车到江西省高安县博物馆,盗窃该馆文物旧花瓶6件;

1992年3月,刘农军、刘进、文西山等人开车到江西新余市傅抱石展览馆,盗走著名画家傅抱石作品复制品18幅;

1992年4月,刘农军、刘进、文西山、李军开车到江苏省溧水县博物馆,盗窃该馆汉代青铜壶一只;

1992年6月,刘进开车伙同文西山到江西省德安县博物馆,盗窃文物瓷器10件……

(文西山在宣判大会上,随后押赴刑场枪决)

刘农军团伙为什么这么胆大?受审时他说:“我这样的目的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历史遗产免遭人为的破坏,我是为了保护文物,才把文物转移保藏的……“

心态已完全变质了。

被枪决前说“不后悔”

刘农军智商很高,又读过湖北武汉公安学校。在校时用刚学到的反侦察方法,盗学校的相机镜头,事发被开除。通过自学,两年考上江汉大学本科。但他一直想做“大人物”,大学毕业后南下广州,与港澳黑道接上了头,就此不能收手。

(李军在宣判大会上,随后押赴刑场枪决)

预审时刘农军说:“我就是这样的人,既被你们抓住,就不打算活命,怎么样?你们敢打吗?不行,现在我就撞墙,死给你们看,让你们出个大事故,看你们如何交代?”

“你们不要费劲了,我什么也不会讲的。抓不到我的同伙,你们没有人证;文物追不回来,没有物证;你们就无法给我定罪。这点道理你们不懂吗?”

刘农军在感到无退路,败局已定时感叹道:“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栽了。说是第一次因为我以前从未失过手,说是最后一次,因为我的人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

(办案一等功许大刚,2016年在商丘副市长任上因腐败被双开)

1993年9月18日,刘与同伙上午公判后被拉到开封郊区枪决。在死刑下达时,刘农军接过法官递来的死刑判决书,不停地翻看。记者走上前问道——

“刘农军,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你相信命运吗?”

“相信。”

“你认为现在发生的一切是命运安排的吗?”

“可以说是的。“

“你感到后悔吗?”

“不后悔!”

选择9月18日作案的说法

9·18对于中国人来说了一个黑暗的日子。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制造祸端,嫁祸于中国军队,炮轰沈阳北大营,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就就是“九一八事变”。

刘农军一伙为什么选在9月18日夜里盗开封博物馆?最主要是刘农军看这是一个好日子:”我选择9月18日行动,搞开封博物馆文物,主要是图个吉利,918就是‘就要发’。如果这次成功,这一下子能卖几个亿,我和我的几个朋友一夜会变成大富翁!“

作案前几天,他一直盯着天气情况。9月16日晚上刘农军从电视卫星云图和天气预报上,得知9月17日傍晚至18日开封地区有小雨,决定当晚从武汉开车往河南来……

918就是“就要发”,听起来确实吉利。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道”便是遵纪守法,不能犯罪,否则只是做梦!

(死刑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与本文无关)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